澳门人·巴黎人(6123-VIP认证官方网站)-App Platform

服务热线:0734-8226685
中秋有奖征文优秀作品
时间 : 2019年05月27日 17:06:44     浏览量 : 1345

   再送《石鼓》月饼最乡情(散文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文/唐胜一

    每到中秋佳节,我都会记起一位老人。老人姓丁,远在异地他乡,却是我的牵挂。

    往年,我只需动动手,买两盒《石鼓》牌酥薄月饼寄去就行。今年有所不同,我得跑跑腿去把老人接来衡阳过个中秋节。

    丁老人本来也是衡阳人,还是我同乡。只因年轻时为我父亲打抱不平而得罪了街痞子,才被迫背井离乡。丁老人少我父亲五六岁,十七八的年纪就参加了“挑脚队”( 即挑夫),专为乡村供销社运输货物,将农产品运进城里,把工业日杂品等带回乡下。有一年中秋节,“挑脚队” 运货进城后,供销社的领导就给大家毎人发了两斤《石鼓》牌酥薄月饼,同时还请到街上饭店吃中饭。当大家将月饼一起放到另一个空桌上,都有说有笑用餐时,四五个街痞子走了进来,贼眉鼠眼的盯上那堆月饼,便悄悄接近,公而然之地提起就走。我父亲最先发现,二话没说追将过去,拽住了最后面的一个。父亲正欲开口问话时,没防备街痞子猛然使出扫堂腿,被打翻在地。街痞子还要拳打脚踢时,丁叔一个箭步冲上去,挥拳痛打,打得“嗷嗷” 直叫、口鼻流血。前面的街痞子听到后,转身过来打群架,幸亏街头人多拉住了,架没打成,却缠住不罢休,并打听出伤人的丁叔的家庭住址,扬言要报复。为防万一,“挑脚队” 的伙计们凑给丁叔些盘缠,叫他逃去外地避避。不料想,一去多年不回返,成了他乡人。

    父亲在世时,两位老人没有断过来往,特别是在有着特殊意义的中秋节,必定相聚共同渡过。要么,就是丁叔回到衡阳,在我家做客,吃着石鼓月饼,共赏皓白明月;要么,我父亲带上石鼓月饼,远去丁叔家,把酒叙旧情。丁叔称我父亲为“兄长,”我父亲则尊他为“恩人。”

    父亲在弥留人间之际,曾反复嘱咐过我:“我不要求你与丁叔常来往,但你每年的中秋节,务必给丁叔寄去两盒《石鼓》牌酥薄月饼,算是代我对丁叔的感恩。”我不仅点头答应,而且实实在在的这么做了,让丁叔老是这么说我:“你这孩子,像你爹一样的讲感情!”

    去年中秋节前的那些天,我因工作忙碌抽不出身,就叫儿子帮忙给丁老人寄出两盒月饼。儿子花上六七百元钱,买上两盒上档次的广式月饼寄了。我一听说,就后悔自己没给儿子交代清楚,因为丁老人除了《石鼓》牌酥薄月饼,对其他月饼都是不感兴趣的。果不其然,没几天,丁叔老人打来了电话,说:“我知道你家境好起来了,花这么多钱买高档月饼寄给我,我心领了。但我真不吃这些月饼,现退回给你。我吃《石鼓》牌酥薄月饼,那可是有着特殊的含义,也体现出我的思乡之情。”我向老人解释,是我儿子帮忙弄的,他不懂这里的个中缘由。我再三深表歉意,并表示立马用特快寄给老人两盒《石鼓》牌酥薄月饼。电话那头的丁叔老人听乐了,反倒给我讲了好多客套话。到了中秋节那天,我再次打通丁叔电话,老人很感慨:“我吃了一辈子的石鼓月饼,咋就没吃腻呢?固然有石鼓月饼的独特风味,却也包含着我对家乡的一往情深啊!”我问:“丁叔想回衡阳老家看看不?”老人回答我:“我一个糟老头子,想也力不从心,不方便喽!”我告诉丁叔:“那明年中秋,我去接您回衡阳过节,行不?”“行行行。”电话那头的老人心里乐开了花。

    现在离中秋节还有些时日,但我已经为此做起了准备:到网上预订好去接丁叔的车票,再去专卖店购几款新颖石鼓牌酥薄月饼,预计将中秋节那晩办个月饼品尝会,让众多乡亲隌着丁叔老人共聚乡情。我憧憬着那晚,大家吃石鼓酥薄月饼,赏明月安康之褔,其乐融融。


XML 地图